全國首家市級AMC

青島市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監管動態 媒體報道

不良資產市場擴容不止 風險仍存

發布時間:2018-04-11  瀏覽:1585次
不良資產市場正在進入發展新時期。國有大行不良貸款余額規模有所下降,但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則持續上升,與此同時,資本和機構參與逐步回歸理性,不良資產包價格虛高現象有所緩解。

業內人士表示,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銀行信貸風險將會持續暴露,未來三到五年不良資產市場規模可能進一步擴大。同時,專家建議對于近年來快速擴張的地方資管公司、民間資管公司應加大監管力度防范風險,出臺相關條例并建立行業協會規范其發展。

場短期下探 見頂為時尚早

自2016年銀行業開始加大信貸資產的風險管控和不良資產的核銷力度,部分銀行的不良資產“雙升”勢頭開始得到遏制,已公布的銀行2017年年報顯示,去年銀行業不良貸款率同比普遍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國有五大行的不良貸款率更是在6年內首次實現同時下降。銀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為1.71萬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74%,較2016年減少0.01個百分點。

盡管不良貸款率在2017年底有所下降,但從絕對量上看,去年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較2016年增加了近2000億元,業內也普遍認為當前商業銀行不良情況并未見頂。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方資產”)經營事業部總經理張忠驥認為,盡管今年整個銀行業不良資產余額、不良率有緩和的趨勢,但銀行對不良資產包的出包量基本會和2017年持平。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銀行信貸風險將會持續暴露,未來三到五年不良資產市場規模或將進一步擴大。”東方資產戰略發展規劃部副總經理董裕平表示。

對于銀行不良貸款率中長期的走勢,多數受訪資產管理公司人士認為,目前不良貸款率可能只是一次階段性的下探,見頂或在2020年,而未來不良貸款主要將來自中小銀行。東方資產日前發布的《2018中國金融不良資產市場調查報告》(下稱《報告》)顯示,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在較高水平繼續上行,不良貸款風險有加速惡化的趨勢,需要重視對貸款風險的管控。

同時,《報告》認為,2018年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與其實際信貸風險相比普遍被低估。與上年相比,2018年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貸款的緊迫性或將增強。在金融監管和MPA考核等對資本充足率不斷提出更高要求的情況下,商業銀行亟須加速處置不良貸款。

董裕平表示,商業銀行出于業績考核和監管要求,存在粉飾財務報表、掩蓋不良貸款的動機,有可能會采取借新還舊、資產置換、虛假出表、降低評級標準等方式,有的甚至可能公然造假,對真實不良貸款進行隱藏和緩釋,降低當期不良貸款壓力。

主體涌入 行業規范程度待提高

除銀行資產外,2018年不良資產市場供應多元化趨勢有所加強,東方資產業務管理一部總經理劉波表示,非銀行金融機構,如保險、證券、信托等產生的不良資產正在對市場形成新的供應。

“也有單個危機項目是由市場突發情況或是周期性的問題所帶來的,例如備受關注的資本市場股票質押出現流動性問題,也成為整個不良市場新的供應。”劉波進一步表示,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將給不良資產市場提供新的業務機會和來源。

市場的擴容吸引了大量機構涌入并從事和不良資產收購、處置、轉讓或投資相關的業務。

整體來看,當前一級市場不良資產收購的主力軍仍是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但在監管政策的推動下,各省設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熱情也日趨高漲。尤其是2016年10月,銀監會放寬了“一個省可設立一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限制,允許確有意愿的省級人民政府增設一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截至目前,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已設立60余家,銀行系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已成立5家。

境外資本和民營資本也對這一市場表現出了濃厚興趣。外資其實也是上一輪周期中不良資產市場的重要投資人,而在這一輪周期中其更是加大了對中國不良資產市場的投入,包括KKR、海岸基金、高盛資本、橡樹資本等都不同程度參與了不良資產的收購與處置。

除此之外,近兩年,一些民間的、非持牌的資產管理公司也紛紛成立,瞄準不良資產市場,這些大大小小公司的數量將近3000家。

快速擴圍也引發行業亂象,部分民營乃至草根資管公司風控缺位,一味炒作不良資產包價格,擾亂了正常的行業秩序,造成金融風險隱患。對于良莠不齊的不良資產處置市場,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首要的任務就是規范和治理。“出臺對于不良資產處置行業具有針對性的法律有助于行業規范,從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看,重點應該關注地方政府支持下所建立的資產管理公司以及民間資產管理公司,這是整個行業中的一個薄弱環節。”

連平建議成立不良資產行業協會來組織、協調不良資產管理行業的業務和發展,以更好地促進金融業有序健康發展。

大AMC集體“補血” 回歸不良資產主業

隨著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擴容,不良資產處置行業的競爭進一步加劇,資產包收購價格也一度隨之整體走高,警惕不良資產包價格虛高導致二次不良潮成為行業關注的重點。張忠驥坦言這一現象在去年下半年表現尤為明顯。

“個人覺得這是暫時現象。資產質量提升和競爭因素帶動了價格上漲。資產管理市場相對不大,價格還是會回歸理性。”張忠驥表示,今年一季度已經有所反映,不良資產的熱度開始下降,價格也有下降的趨勢。

劉波同樣判斷,2018年不良資產的價格將保持平穩甚至是穩中有降,一方面受宏觀經濟金融防控的影響,銀行不良資產的供給短期內不會出現大幅度下降,甚至在嚴監管環境下余額還會略有上升;另一方面,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包括部分民間資本,經過過去一到兩年大規模的參與和收購,購買和消化不良資產的能力也趨于飽和。

《報告》顯示,45.1%的受訪者認為2018年金融不良資產將以三折至五折的價格成交,43.1%的受訪者預計成交價格相對賬面價格打五折至七折。這一價格基本與去年持平。

盡管收購不良資產包競爭壓力加大,但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仍表示今年將繼續積極回歸主業、服務實體經濟,并通過多渠道進行資本補充。

東方資產“引戰”已在2月得到監管層批復,4家戰略投資者合計入股180.37億元,引進總股比不到20%,引戰后東方資產的資本充足率達14.3%,高于監管要求的12.5%。中國華融也于2017年首次成功發行100億元二級資本債券,同時謀求回歸A股;長城資產董事長沈曉明在去年年中工作會議上表示,要落實“引戰、上市、國際化發展”戰略,穩妥推進引進戰略投資者工作;中國信達今年已發行合計260億元的金融債。

劉波表示,從去年開始,東方資產逐步把主要的精力調回不良資產主業。“根據公司計劃,投入到不良資產市場的1000億元中,有一半安排用于金融不良資產,另一半用于非金融不良資產,包括對一些大型企業進行重組救助。東方資產已按監管部門規定,圍繞不良資產業務做了一些配套的投資和服務。”

中國華融總裁助理胡英同樣表示,早在2015年上市時華融就對投資者作出承諾,將募集資金的60%用于投向主業,并為此制定了五年發展規劃,從調整業務結構、調整收入結構、調整客戶結構幾方面進行布局。“每年針對不良資產市場,華融經營計劃都會有一些有針對性的措施,包括營銷力度、考核政策等。”
上一篇返回下一篇:已經沒有了
四川赖子麻将 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中特 深圳风采中奖号码查询 香港赛马会官方提供曾道长四肖 百家乐作弊_Welcome 一封多视讯app下载 2021平特肖计算公式 足彩胜负彩竞猜规则 北京pk赛车在哪里投注 山西11选5走势图推荐号 广东快乐10分平台 宁夏11选5预测结果 广东快中彩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 云南时时彩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内蒙古11选5快选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宁夏11选5玩法介绍